<address id="senmp"><ol id="senmp"></ol></address>

      1. <acronym id="senmp"></acronym><input id="senmp"></input><output id="senmp"><legend id="senmp"><blockquote id="senmp"></blockquote></legend></output>
        <acronym id="senmp"><legend id="senmp"><blockquote id="senmp"></blockquote></legend></acronym>

        <acronym id="senmp"><form id="senmp"><blockquote id="senmp"></blockquote></form></acronym>

          1. 可行性報告 商業計劃書 項目建議書 項目申請 資金申請 立項報告 穩評報告 節能報告 特色小鎮 產業規劃 PPP項目 實施方案 市場調研 企業融資 IPO上市 行業研究 鄉村規劃 文化旅游
            您現在的位置:中經市場研究網 >> 產業經濟 > 正文

            核電重啟、氫能大發展:中國能源低碳化“加速度”

            來源:人民網 更新日期:2019-04-29 09:06:16

            正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危昱萍北京報道

            導讀

            今年能源低碳化正在加快速度,除了風電、光伏、水電等能源品類推進,還將加大力度推動氫能、核能的利用,加快淘汰煤電。

            中國正加快能源低碳化的步伐,這次的主角是核能與氫能。

            4月1日,生態環境部副部長、國家核安全局局長劉華稱,今年會有核電項目陸續開工建設。

            這標志著時隔三年多,核電重啟。我國現有運行和在建核電機組56臺,機組數量已達到世界第三位。中國將在確保安全前提下,繼續發展核電。

            而此前,財政部稱,目前財政部等部門正在研究支持燃料電池汽車的政策措施,將按程序報批后另行發布。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28日在博鰲論壇上明確回應:“中國《政府工作報告》受篇幅限制,可以說惜字如金。但今年報告中特意加了‘推動加氫等設施建設’這幾個字,這表明中國愿意推動包括氫能源在內的技術進步。”

            在核能、氫能等新能源好消息不斷的同時,煤電又迎來重磅淘汰政策。發改委、能源局近日出臺《關于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淘汰煤電落后產能促進煤電行業優化升級的意見》(下稱《意見》),要求七大類燃煤機組(含燃煤自備機組)應實施淘汰關停。

            一周之內的上述多條消息表明,今年能源低碳化正在加快速度,除了風電、光伏、水電等能源品類推進,還將加大力度推動氫能、核能的利用,加快淘汰煤電。

            氫能使用急需降成本

            氫能與燃料電池汽車產業發展進入了窗口期。

            從政府工作報告新增“推動加氫等設施建設”,到財政部表態正研究支持燃料電池汽車的政策措施,再到李克強的回應,半個月內,氫能密集地收到政策“禮包”。

            地方也加大支持力度。公開信息顯示,上海聯合南通、如皋等長三角地區城市,共同制訂了《長三角氫走廊建設發展規劃》。3月27日下午,《長三角氫走廊建設發展規劃》工作討論會在上海召開。

            目前,大型國有企業如國家能源集團、國家電網、中石油等已介入燃料電池車和供氫產業鏈的研發和產業化。

            中國工程院院士、大連化學物理研究研究員衣寶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經過近四個五年計劃的研發,我國已掌握車用燃料電池技術。我們提出的電電混合模式已是國際通用模式,我們研制的關鍵材料樣品性能已達國際商品水平或優于國際商品。我國的副產氫很豐富,棄水、棄風、棄光的量很大。”

            但是,國內燃料電池產業鏈還沒有建立,制備車用燃料電池的關鍵材料如碳紙、增強薄的質子交換膜等還需要進口;關鍵部件如高效車用的空壓機、氫氣循環泵、70兆帕的氫瓶等也要外購,不僅價高,有時還不能及時供貨。

            即使加氫站少的問題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得到解決,發展勢頭不錯的燃料電池商用車,在衣寶廉看來,“推廣也難于持久”。

            為何?原因是成本太高。衣寶廉分析稱,國內車用燃料電池電堆的體積比功率均在每立升二千瓦以下,國際已大于三千瓦。

            燃料電池電堆是按千瓦計價的,所以使用同樣體積的材料,只能提供三分之二的功率,使電堆成本遠高于國際水平。再加上關鍵材料與部件的進口導致車用燃料電池系統很貴,整車造價高。

            而氫氣供給產業鏈的缺乏導致加氫站的氫價高,有的達到每公斤60-70元。因此,氫燃料電池車的運行費用比燃油車、純電動汽車高。

            “盡管有國家和地方政府二級補貼,生產廠家也只有微利,所以生產的大部分車都是關聯交易,靠地方政府的積極性。”衣寶廉說。

            此外,車用燃料電池系統的可靠性和耐久性還需提高,確保車的出勤率達到燃油車或鋰電池車水平。

            他建議應盡快建立車用燃料電池關鍵材料、部件的產業鏈和供氫的產業鏈,降低燃料電池車成本和運行成本。

            煤電去產能重點將在置換

            能源消費推動低碳化的同時,今年電力綠色化也將有新動向,4月1日,核電重啟、水電外送與煤電去產能的消息相繼爆出。

            對于劉華所稱的核電項目,環境部此前已發布相關信息。《關于2019年3月18日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受理情況的公示(核與輻射)》顯示,廣東太平嶺核電廠和福建漳州核電廠的核電機組預計在6月份開工建設。

            水電外送則指雅中-江西±800kV特高壓直流工程。國家電網4月1日公開的該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報批稿)顯示,該工程的建設將實現西部清潔能源基地電能直供中部地區負荷中心,是解決四川水電棄水、攀西地區水電送出受阻問題、促進全國能源資源優化布局的重要措施。

            而受控的煤電則迎來重磅去產能政策。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向記者分析,《意見》表明,今明兩年煤電去產能的重點將放在置換上。

            “通過置換,一方面退出落后機組,一方面將前幾年已開工建設或接近投產但被叫停的機組的產能釋放出來。”袁家海說。

            據相關規劃,“十三五”期間,全國停建和緩建煤電產能1.5億千瓦,淘汰落后產能0.2億千瓦以上,全國煤電裝機規模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

            據中電聯數據,截至2018年底,煤電裝機10.1億千瓦。全國新增煤電裝機容量自2015年起不斷下降,去年僅2903萬千瓦,同比少投產601萬千瓦,為200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也就是說,今明兩年煤電新增裝機容量,寬松來說每年在4500萬千瓦以內,而比照去年新增裝機趨勢則在3000萬千瓦以內。

            經過前兩年的努力,能淘汰的落后機組已不多,現有的小機組80%以上是供熱機組。袁家海表示,有些地方的煤電機組可能需要提前退役,自備電廠更加嚴格對待,才能擠出置換指標。

            據悉,一些地方應國家重大戰略規劃、煤控目標的要求,已提出嚴格的煤電去產能目標。

            比如,廣東提出,推進環保、能耗、安全等不達標的30萬千瓦以下燃煤機組、服役到期與服役時間較長及位于城市建成區的燃煤電廠優化整合和淘汰。

            2020年底前,關停廣州發電廠,廣州旺隆熱電,坪石電廠,東莞沙角A、B電廠等315.5萬千瓦燃煤發電機組。

            河南省今年將再減少煤炭消費1000萬噸。其中,削減非電行業煤炭消費1500萬噸,同時將統調公用燃煤發電機組消費增量控制在500萬噸以內。

            (編輯:陳潔,如有建議意見請聯系weiyp@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

            上一篇:今后三年1.8萬億債務待償:房地產行業面臨“降負債”壓力
            下一篇:郭炎炎:到2020年二維碼產業市場規模將超萬億元

            2828电影